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古代小说

吴趼人《上海游骖录》

发布时间:2022-08-08 来源于: 作者: 点击数:

  《上海游骖录》,清代白话中篇社会小说。十回。题“我佛山人著”。作者即吴趼人。成书于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

  现存主要版本有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月月小说》连载本;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上海群学社本。1988年江西人民出版社“中国近代小说大系”排印《月月小说》连载本。

  湖南乡下书生辜望延,年纪不过二十来岁,却已读破了万卷经史,但对外面的世事却毫不了解。一日,来了一班官兵,下乡剿灭革命党,到处横行不法,要百姓备酒菜招待,辜望延不过说了一句“他们当兵的自有兵粮,岂能骚扰百姓”,就被诬为“革命党”,要解上省里去冒功。家人辜忠急中生智,设计将官兵灌醉,辜望延得以只身外逃,而辜忠却被官兵杀死,村庄亦被洗劫。

  经此一番磨折,辜望延明白了现在不是讲道理的世界,那督抚大吏,倘使他讲了道理,他的功名就不保了;是个讲道理的人,他也做不到督抚,便参革了。况且认真是讲道理的人,就给他一个督抚,他也断不肯做;你若要对大人先生讲道理,还不如去对豺狼虎豹讲真理。想到自己被人诬做革命党,于是干脆怀着“何妨就投入革命党里,将来就可望报仇”的动机,赴上海寻找革命党。

  辜望延到了上海,住在堂兄辜望廷的店中,不断购读《革命军》一类的新书,以便接近革命党。在茫茫人海中,第一个“革命党”王及源,是他在烟馆里找到的。这位革命党解释自己何以要抽大烟的理由是:“正惟政府要禁,我偏要吃,以示反对之意。”有学会请他去演说,他竟然说:“你想老大帝国境内的学会,有甚么道理?那班会员,有甚么学问?我演说出来,只怕他们都不懂呢;若要我降格相从,说点粗浅学问,我又犯不着!”

  一个偶然的机会,辜望延结识了李若愚,二人谈得十分投机,便对他说自己打算认真投入革命党,将来有一个报仇之日。李若愚听罢大惊,说革命党人格不高,不能相信,为了使辜望延信服,与之订下了“试验”革命党之计。当晚,李若愚在一家妓馆约了屠牖民、屠莘高、王及源、谭味新等几位革命党来聚会。客人到齐后,李若愚先说了一番“鬼话”:“兄弟前几天奉了一个札子……”话未完,王及源即道:“腐败腐败!”谭味新亦道:“奴隶奴隶!”而屠牖民却是个有心人,试探道:“阁下向来是满清忠臣,奉札得差,自是意中事,但不知是谁给的?”李若愚便说是两江制军委他在上海开办官书局,并拨了六万银子作为开办经费,专聘通人编辑翻译各种教科书,书一出版,即由江督咨行学部立案,通饬各省学堂,一体购用。 王及源等吐出了舌头道:“这才是专利呢!”李若愚又说房子已经看定,机器也是现成的,不过要添些铅字罢了。 听说有这么多的好处,谭味新献策,说他和作新社的日本人相好,若要买铅字,他可以帮忙。 李若愚故意不以为意,道说这些都容易,只有请人极难,并假作担忧地说:“不知你们几位,可肯帮忙?屡次要求教,又恐怕宗旨不对。”不料谭味新干脆说道:“这有甚么宗旨不宗旨,只要有了钱,立宪我们也会讲的。”王及源甚至还道:“莫说立宪,要我讲专制也使得,只要给的钱够我花。”谭味新解嘲道:“教科书也没有甚么立宪不立宪,不过不要犯了‘革命’字样罢了。”李若愚偏说还打算出一部杂志,要力排革命,歌颂朝廷,王及源接口道:“若说歌颂朝廷,别处人可以不必,我们湖南人是不可少的。 你想自咸同以来,惟有湖南人圣眷独隆,差不多遍地都是红顶子。”屠牖民道:“且不必谈这些,倒是你肯不肯就?”王及源道:“有甚么不肯?不过我打算借三个月薪水过年,不知可办得到?”

  辜望延在乡时,早见了预备立宪的上谕,到了上海,看了几种宪政书,心中正在那里喁喁望治,加之受了那两个狗官的诬蔑,一种刺激,想到革命未尝无理;只是遇了两个谈革命的,其行为又绝不像是个有志之士,若是革命党当中全是这一班人,只怕一万年也是空谈。如今亲眼看到这班所谓“革命派”,只要有了钱,什么“宗旨”、“信念”、“良心”、“道德”,都可以出卖,不觉把一片热心冷到冰点度上去。他对李若愚说:“如此说来,中国是没有指望的了?”李若愚道:“若要有望,除非设法制造出四万万个道德心,每人派他一个。”并引用一位极负时望的先生“佛学输入中国时,中国通儒拿着中国旧学,和佛学融会在一起,便另外成了一种学问;此时欧美新学输入我国,亦可以拿我们的旧学和新学融在一起,另成一种学问”的话,赞扬说:“此说岂但通,竟是一篇高论!”因为,此时欧美文明输进来,如何止压得住?但必须如天旱时决堤灌水一般,若不先在堤内修治沟洫,以备水有所归,贸然一决,必不免淹及田禾,未受其利,先受其害。为此,要首先提倡道德,务要使道德普及,人人有了个道德心,则社会不改自良,并非要扭转一切习惯,处处要舍己从人的。而精神之发生,教育最为紧要,所以学堂的讲堂上,实是精神发生之地。总之,德育普及,并不是死守旧学,正是要望道德昌明之后,不为外界摇动,然后输入文明,方可有利无害。那中人以下,没有道德,是没有教育之过;中人以上,没有道德,是受了教育之过。又说,自宋儒出世以后,士大夫道德早已丧尽,宋儒责人太甚,动不动要讲“天理”“人欲”:讲天理的,不准有一点人欲。有了一点人欲,便全没了天理;没了天理,便是小人。你想,一个人岂有无欲之理?声色货利,纵然全不嗜好,饱暖是要图的,这饱暖便是人欲。他却说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对于妇人女子,尚且责备无已时。人家被他责备得怕了,依了他的话,左右不能成君子的了,便乐得往小人一边走了。你想,这不是宋儒的谬妄么?圣人教人,伦常日用,待人接物,只要尽我当然之职,便处处有道德,何尝这等严厉?辜望延大受启发。

  回到店中,堂兄告知辜望延,狗官已将辜望延作革命党开报上去,不免要来捉拿。辜望延只好乘船去日本避祸,想到那里去读几年书,长点见识,学了本事回来,要设法联络了大众百姓,把好官留下,把坏官赶走。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我佛山人《劫余灰》

     小说采用章回体,以反美华工禁约运动为背景,描写了一对青年情侣的惨痛遭遇,是对罪恶社会的血泪控诉。虽然吴沃尧说是敷衍一个“情”字,但主旨却是表彰女主人公朱婉贞...[详细]

  • 乔治·桑《安吉堡的磨工》

    《安吉堡的磨工》属于社会小说。作家以从“第一天”到“第五天”的五天时间为题,把错综复杂的情节、各式各样的人物巧妙地编排融和起来。整部作品看似松散,实则集中...[详细]

  • 明清禁忌小说阅读笔记

    (1) 异样的风流  自古至今,读书都是一件极风雅的事情,可是,书的类型不同,阅读时的体验也各不相同。  读小女人散文,仿佛交了一个特纤细、特敏感的情人,满腔都是忧郁的柔情、哀怨的奉献、伤感的甜蜜,可你偏偏找不到半分...[详细]

  • 魏晋南北朝志怪小说

    魏晋南北朝的志怪小说,数量很多。现在保存下来的完整与不完整的尚有三十馀种。其中比较重要的有托名汉东方朔的《神异经》、《十洲记》,托名郭宪的《汉武洞冥记》,托名班固的《汉武帝 故事》、《汉武帝内传》,托名魏曹丕(一作张华)的《列异传》,晋张华的《博物志》,王嘉的《拾遗记》,荀氏的《灵鬼志》,干宝的《搜神记》,托名陶潜的《搜神后记》,宋王琰的《冥祥记》, 刘义庆的《幽明录》,梁吴均的《续齐谐记》,北齐颜之推的《冤魂志》等。干宝《搜神记》成就最高,是这类小说的代表。...[详细]

  • 反思中国古典小说里的江湖世界

    由于江湖可以泛指天南地北五湖四海,它又可以引申出与朝廷和正统相区别的含义,宋元以后,游离于正统社会、往来奔走于江河湖海间的各色人等开始摹仿士人们的自诩,逐渐借用了江湖一词。由于这些游走于四方的人士大多具有强烈的叛逆意识和非正统色彩,这样一来,用江湖形容的人群和时尚就烙上了比较多的“离经叛道”的印记,或者说,一切有别于当时封建官方的、正统的、主流的和常规的群体或习俗都可以冠之以江湖。 ...[详细]

  • 中国古代“小说”概念的演变

    中国传统观念中的小说,是指“记录见闻,搜集逸异,尚奇重譬,长短随宜的笔记体作品”。其主要形式,一是文言,二是短篇。但当然,以上所引多为史家之见,而且历史家们又多是从目录学分类的角度来界定小说的,但是,无可否认,这毕竟是传统的文学观念的反应;在庞大而辉煌的诗词文赋面前,小说是不属于文学的。...[详细]

  • 水浒传108好汉的简介以及外号的由来

    水泊梁山108个英雄好汉,其中天罡星36人,地煞星72人。...[详细]

  • 儒释道宗教思想在《红楼梦》中的体现

    《红楼梦》是一个体大思精的体系,在其中儒、道、释等多家思想既异彩纷呈,又揉合交叉,这在《红楼梦》各色人等的言行及活动环境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详细]

  • 王国维小说理论述评

    王国维的文学批评取外来之观念,与固有之材料,相互参证, 1 突破了传统的研究方法,对此后的文学研究有着重要而又深远的启蒙作用。其小说研究,如《红楼梦评论》,更是开创了中国文学比较研究的先河。然而,一直以来,对王国维的小说研究进行整体、全面考察...[详细]

  • 《西游记》的成书过程

    西游记》所写的唐僧取经故事,源于唐代僧人玄奘只身赴天竺国(今印度)取经的史实。由于玄奘富有传奇色彩的经历,取经故事便在社会上广泛流传,并带上了神奇色彩,有此产生了第一部讲说取经故事的话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王国维根据此书卷末“中瓦子张家印”的题款,认定此书成与南宋。...[详细]

  • 儒林外史中的吃

     “从前相府老太太看《儒林外史》,就看个吃。”张爱玲在其谈“吃”的文章中写到。“相府老太太”乃李鸿章长子李经芳嫡妻,四川总督刘秉璋之女。刘家世居安徽肥西三河,发迹之前,过的也是平常人家日子。写《儒林外史》的吴敬梓却是安徽全椒县人,后移居江苏南京,书中饮食,确实如张爱玲所说,“近代江南华中最常见的菜”,对得上老太太的口味。...[详细]

  • 六朝笔记小说词汇研究的价值与反思

    六朝时期的词汇在汉语词汇史上占据重要地位。本文通过对六朝笔记小说词汇研究价值的剖析,回顾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研究成果,并对其研究现状进行了反思。...[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