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古代小说

《风月争奇》

发布时间:2022-08-02 来源于: 作者: 点击数:

  《风月争奇》,明代白话短篇寓言小说。三卷。前卷是小说正文,共十四节;中、下卷辑录有关风、月的诗词歌赋。题“百拙生邓志谟重编”。成书于明万历年间。

  现仅存明万历萃庆堂余氏刊本,藏日本内阁文库。1985年台湾天一出版社“明清善本小说丛刊”影印萃庆堂余氏刊本。

  中秋之夜,有无垢主人召涤凡居士、清空老农、面寸辱长者一起饮酒赏月。在猜谜赋诗之后,清空老农日:“月白风清,如此良夜,君等评之:风与月孰胜?”涤凡居士曰:“风月双清,最称佳夕。倘无风有月,我辈犹可以徜徉;若无月有风,我辈皆寂寂归矣。以此论之,月更胜于风也。”耐辱长者曰:“公之言然。”于是众宾扶醉而归。

  时风神少女闻涤凡居士等言,心甚不平,领十八姨并飞廉之属,同�娥领素娥十余人并吴刚之属论辩。初各拈古诗,论诗为先。如少女曰:“昔坡仙云:‘风花误入长春苑,雪月交临不夜城’,则居我为先也。”�娥曰:“邵康节云:‘梧桐月向怀中照,杨柳风来面上吹’,则居我为先也。”如此反复,各举六联诗词,以争先后。然后少文曰:“我浩荡之势一鼓,则万窍怒号。”�娥曰:“我精明之体一出,则容光必照。”少女曰:“我起自萍末,云雨雷电,尽尔相随。”�娥曰:“我出自海东,星斗河汉,并皆拥护。”少女曰:“孔明一祭赤壁下,我即助周郎破曹公。”垣娥曰:“刘季初兴清淮间,我却照萧何追韩信。”少女曰:“我北窗下一枕清凉,添陶靖节许多逸兴。”�娥曰:“我南楼上满窗皓魄,畅庾元规无限赏怀。”终至相互谩骂。少女曰:“�娥�娥,你寂寞于广寒宫,却做了一世的寡妇。”�娥曰:“少女少女,你冷落于清冷洞,又何曾嫁得一个丈夫!”少女曰:“李家士寒,闭门扃户,推尔出之阶下,好不耻耻!”�娥曰:“豳国民寒,塞向�户,不容尔入于人间,好不羞羞!”接着素娥与十八姨对骂,吴刚与飞廉相吵,乃至两人骂至狠处,怒气横生,一斧一枪,争斗起来。时适有劝善大士经过,乃竭力劝解。少女、�娥并出向劝善大士诉说情由。劝善大士曰:“尔辈俱属女仙,须是幽闲贞静,不亏淑德,奈何两相角乎?”

  明万历萃庆堂余氏刊本《风月争奇》插图书影

  双方被劝回后,心尚不平,各上诉王母处。王母认为:“二人不守清规,各宜黜下凡。”时飞琼、双成、安香、陵华等一齐劝解,乃允试其文才后,另作区处。遂命少女作春夏秋冬四景风诗,又令�娥作春夏秋冬四景月诗。接着又命各作棋文一篇,并比联对。因皆文才可观,最后判曰:“风者,犹天之气也。天无风,如人之不呼吸。月者,犹天之目也。天无目,如人之不视瞻。是以古诗云:‘九夏若无风,浑身都是热。一宵不见月,双目如失明。’然则,风耶,月耶,尚可以轩之耶?轾之耶?虽然,耕农宜风,赏客宜月,舟子宜风,诗人宜月,濯热者宜风,纳凉者宜月,各有所奇,何必争哉!不宜争而争,此正蜗角触蛮氏也,奚取哉!”遂令各归所处,无生是非。少女、�娥谢恩而出,王母娘娘退于瑶池之殿,“彼时则万历四十八年八月十六日事也”。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构建理想小说的可能——对《江南》90后短篇小说小辑的

    关键词:90后 顷接《江南》杂志主编钟求是兄微信,说他们杂志即将在第四期编发80后、90后、00后三组青年作家的小辑,要求我针对其中90后六位作家的...[详细]

  • 爱伦·坡《黑猫》

    小说《黑猫》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爱伦·坡“效果至上”的短篇小说创作原则。恐怖的氛围始终笼罩着整部小说。起初读者只是听到“我”讲述“我”的恐怖体验,接着他们...[详细]

  • 欧文《睡谷的传说》

     《睡谷的传说》是“美国短篇小说之父”华盛顿·欧文以优美的民间传说为基础而创作的一篇短篇小说。小说的背景设置在远离尘嚣的荒僻村野,这里流传着各种奇异故事...[详细]

  • 欧文《瑞普·凡·温克尔》

    《瑞普·凡·温克尔》是欧文短篇小说的代表作,与另一名篇《睡谷的传说》一起收录在《见闻札记》中。这是一篇充满神奇浪漫色彩的短篇小说。...[详细]

  • 评南翔《伯爵猫》: 短篇小说的可能性

    这本《伯爵猫》是南翔从事写作文学写作四十年来第一部纯粹的短篇小说集。短篇小说尺幅虽短,却是小说写作中独特的门类,比起长篇和中篇,它更加陷落在指向寰宇的决心与...[详细]

  • 曹畅洲短篇小说《取证》

    曹畅洲的小说有一种不安的气息和惶然的阴郁。不安与惶然,是我取自葡萄牙作家费尔南多·佩索阿《不安之书》和《惶然录》这两个不同的译名。佩索阿为这本书创造了一...[详细]

  • 《头顶三尺》:赵宏兴的两重世界

     《头顶三尺》集中的多部中短篇,脱胎于此前的长篇小说《父亲和他的兄弟》,它们通过不同的视角,撷取不同的生活场景,展现父亲与小叔的各种冲突,既能相互关联,又可单独成...[详细]

  • “魏永芳四题”:苦辣酸甜小夜曲

    遥远的家乡走出来,到一个大城市生活,每天“凌晨五点钟,闹钟醒了”,魏永芳的作息和我几乎一样,尤其是这个冬天,北京突然就刮起来的寒风总让外来进城务工人员一下子找不到...[详细]

  • 周洁茹小说集《美丽阁》:浮城沙画记

     作为一本有清晰空间标识度的小说集,《美丽阁》给我们呈现了庞大城市的无数地标——佐敦、美丽阁、盐田梓、布巴甘餐厅、布鲁克林动物园、51区、拉古纳、洛芙特等...[详细]

  • 《无穷之夏》:“她只能自己成为理想中的人”

    邹世奇是新晋小说作者,来自江苏南京。她的小说处女作《犹恐相逢是梦中》发表在《边疆文学》2018年第4期上,据说是她在博士论文完成之际写就。小说集《无穷之夏》收...[详细]

  • 明清禁忌小说阅读笔记

    (1) 异样的风流  自古至今,读书都是一件极风雅的事情,可是,书的类型不同,阅读时的体验也各不相同。  读小女人散文,仿佛交了一个特纤细、特敏感的情人,满腔都是忧郁的柔情、哀怨的奉献、伤感的甜蜜,可你偏偏找不到半分...[详细]

  • 魏晋南北朝志怪小说

    魏晋南北朝的志怪小说,数量很多。现在保存下来的完整与不完整的尚有三十馀种。其中比较重要的有托名汉东方朔的《神异经》、《十洲记》,托名郭宪的《汉武洞冥记》,托名班固的《汉武帝 故事》、《汉武帝内传》,托名魏曹丕(一作张华)的《列异传》,晋张华的《博物志》,王嘉的《拾遗记》,荀氏的《灵鬼志》,干宝的《搜神记》,托名陶潜的《搜神后记》,宋王琰的《冥祥记》, 刘义庆的《幽明录》,梁吴均的《续齐谐记》,北齐颜之推的《冤魂志》等。干宝《搜神记》成就最高,是这类小说的代表。...[详细]

  • 反思中国古典小说里的江湖世界

    由于江湖可以泛指天南地北五湖四海,它又可以引申出与朝廷和正统相区别的含义,宋元以后,游离于正统社会、往来奔走于江河湖海间的各色人等开始摹仿士人们的自诩,逐渐借用了江湖一词。由于这些游走于四方的人士大多具有强烈的叛逆意识和非正统色彩,这样一来,用江湖形容的人群和时尚就烙上了比较多的“离经叛道”的印记,或者说,一切有别于当时封建官方的、正统的、主流的和常规的群体或习俗都可以冠之以江湖。 ...[详细]

  • 中国古代“小说”概念的演变

    中国传统观念中的小说,是指“记录见闻,搜集逸异,尚奇重譬,长短随宜的笔记体作品”。其主要形式,一是文言,二是短篇。但当然,以上所引多为史家之见,而且历史家们又多是从目录学分类的角度来界定小说的,但是,无可否认,这毕竟是传统的文学观念的反应;在庞大而辉煌的诗词文赋面前,小说是不属于文学的。...[详细]

  • 水浒传108好汉的简介以及外号的由来

    水泊梁山108个英雄好汉,其中天罡星36人,地煞星72人。...[详细]

  • 儒释道宗教思想在《红楼梦》中的体现

    《红楼梦》是一个体大思精的体系,在其中儒、道、释等多家思想既异彩纷呈,又揉合交叉,这在《红楼梦》各色人等的言行及活动环境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详细]

  • 王国维小说理论述评

    王国维的文学批评取外来之观念,与固有之材料,相互参证, 1 突破了传统的研究方法,对此后的文学研究有着重要而又深远的启蒙作用。其小说研究,如《红楼梦评论》,更是开创了中国文学比较研究的先河。然而,一直以来,对王国维的小说研究进行整体、全面考察...[详细]

  • 《西游记》的成书过程

    西游记》所写的唐僧取经故事,源于唐代僧人玄奘只身赴天竺国(今印度)取经的史实。由于玄奘富有传奇色彩的经历,取经故事便在社会上广泛流传,并带上了神奇色彩,有此产生了第一部讲说取经故事的话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王国维根据此书卷末“中瓦子张家印”的题款,认定此书成与南宋。...[详细]

  • 儒林外史中的吃

     “从前相府老太太看《儒林外史》,就看个吃。”张爱玲在其谈“吃”的文章中写到。“相府老太太”乃李鸿章长子李经芳嫡妻,四川总督刘秉璋之女。刘家世居安徽肥西三河,发迹之前,过的也是平常人家日子。写《儒林外史》的吴敬梓却是安徽全椒县人,后移居江苏南京,书中饮食,确实如张爱玲所说,“近代江南华中最常见的菜”,对得上老太太的口味。...[详细]

  • 六朝笔记小说词汇研究的价值与反思

    六朝时期的词汇在汉语词汇史上占据重要地位。本文通过对六朝笔记小说词汇研究价值的剖析,回顾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研究成果,并对其研究现状进行了反思。...[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