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科幻评论

董仁威:“《三体》后时代”出现突破性作品的时间不远了

发布时间:2022-08-05 来源于: 作者: 点击数:
关键词:科幻小说 全球元宇宙大赛奇想奖

原标题:中国科幻的第一个百万大奖诞生

7月31日,中文在线的全球元宇宙大赛奇想奖(科幻小说类)揭晓,十部获奖作品从上万部参赛作品中胜出,每部获奖金10万元,共100万元,中国科幻的第一个百万大奖诞生(四届京东文学奖科幻奖1名,纯奖金20万元)。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三体》后时代”的中国科幻界,正在元宇宙题材上杀出一条血路,离突破性的作品出现的时间不远了 。

奇想奖获奖作品

元宇宙奖入围作品

受中文在线奇想宇宙科幻站总编辑唐风邀请,我有幸担任了首届全球元宇宙征文大赛奇想奖(科幻赛区)评委,这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50万字的阅读量,对我这个80岁的老头视力压力太大,眼睛都快看瞎了。可是看下去,越看越喜欢,就不觉得累了。这些高水准的参赛作品,像一条条颤颤巍巍的枝桠向宇宙伸展,展示着人类的好奇心与敬畏感,令我感动。于是,我一部接一部看下去,不是扫描似地看,而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认真看,舍不得漏过一字一句。

看了这么多优秀的作品,感触颇深。

我负责了十三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组织工作,连续当了四届京东文学奖的评委,自认为,中国最优秀的科幻作家和科幻作品没有我不知道的。

可是,这次进入终评的作品的作者,我一个也不认识,除了谭钢以外,几乎一个也没听说过。

但当我仔细地看了这批作品,发现,不少作品的水平都很高,一点不亚于我们曾评出的那些金奖银奖作品。

这次大赛,发掘出一批一流的科幻人才,开创了中国式的元宇宙科幻小说新潮流,对中国的科幻事业发展居功至伟。

我们这个评委会也高度一致,特别是评最好的三部作品,背靠背投票,票很集中,我投中了前三名的两部,谭钢的《铁镜》,我在第一轮评选时候就给了9.9分,还有东心爰的《卞和与玉》,我也推荐了。其实,我对《我们》与《赛博遗产》这两部作品也很欣赏。

其他的《我们》,韩松老师竭力推荐,我同意他的看法,不再赘述。

九伏的《赛博遗产》围绕着一个争夺数字藏品的故事展开,故事编得很好,情节紧凑不啰嗦,能够吸引人一口气读下去。同时,故事中融合了元宇宙的丰富想象,元境、沉浸仓、NFT拍卖,写得活灵活现,表现出其元宇宙的理论知识扎实,对虚拟设备的想象比较深入,对元宇宙环境下的计算机病毒描述较为详尽、有创意。同时,小说充满了人文关怀,描述的元宇宙高级形态下的社会矛盾和冲突真实可信,很接地气。

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三体》后时代”的中国科幻界,正在元宇宙题材上杀出一条血路,离突破性的作品出现的时间不远了。中国科幻,加油!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作品中的“她思潮”力量

    作为中国科幻30年大发展的见证者和亲历者,这33位女性科幻作家被科幻改变了人生轨迹,也推动和繁荣了科幻。作品集不仅仅展现了女作家们风格迥异的科幻作品,还介绍了作家们的生活和创作经历,展现出她们丰富的思想、独特的个性,以及对科幻深入的理解和认知。...[详细]

  • 我们是科幻迷

    我们是一群正在人群中出现的神秘异类,我们像跳蚤一样在未来和过去跳来跳去,像雾气飘行于星云间,可瞬间到达宇宙的边缘,我们进入夸克内部、在恒星的核心游泳……我们现在像荧火虫般弱小而不为人知,但正像春天的...[详细]

  • 读吴岩的《中国轨道号》 在全新轨道上疾驶

    吴岩的《中国轨道号》,我读过了两遍。年初,吴岩把他的这本新作寄给我。封面和书名乍眼看去,是地地道道的一本科幻小说。那时正忙乱一些事情,我抽时间草草的读了一遍,越读越觉得不能简单的归类科幻作品,感觉这本书写的确实有很另类,当时也没想到给他写评论或者说书评。但是,后来这本书在中国作家协会这一届的优秀儿童文学评奖中获奖了。我又翻了一遍我觉得要看看这本书为什么大家所青睐,看了一遍爱的感觉就是确实是名副其实的一个非常优秀的作品。...[详细]

  • 答复说书人——刘慈欣关于科幻创作的回答

    说书人你好!你是师博吗,我们去年见过面。关于《西洋》,反正也没人敢要,你发我没意见。但我劝老弟还是慎重一些,因为这篇东西政治上很敏感。去年文瑾让我给《异度空间》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名为《SF教》,上面没什么,杨社长都没让...[详细]

  • 董晶:元宇宙之我见——人类文明的希望之光还

    去年下半年开始,一个叫“元宇宙”的名词打蒙了全世界的人,更打蒙了我这个多年秘密研究策划大型虚拟现实游戏型社区项目的从业者。10多年前,因星云奖的创办,我一直有一个为科幻爱好者建设网上精神家园的想法。那...[详细]

  • 建构中国 文学的女性话语空间

    长期以来,人们谈起科幻文学,潜意识里都会将其视为男性作家的专属,这并非完全是刻板印象,也是存在于当下科幻文学发展中的客观事实。对科幻这个领域来说,女性文学的困境似乎暴露得尤为明显,不仅体现...[详细]

  • 贾立元:古怪的新世界

    “科学幻想小说……所描述的是幻想,而不是现实;这幻想是科学的,而不是胡思乱想”。这个论述揭示了“科学”与“幻想”在“小说”这一虚构性叙事艺术中相遇时的某种紧张关系——前者试图对人类生而有之的狂野的想象...[详细]

  • 控制与选择:简评萧星寒的创作

    萧星寒是从一名普通的科幻读者成长起来的作家,本职工作是老师,写作并非专职。因此,很难想象他如此惊人的文字产量,以及能写出诸如《骰子已掷出》《弓形虫》这样高水准的科幻作品。在萧星寒的近作中,我读到了当下...[详细]

  • 消失的溪流——八十年代的中国科幻

    科幻界有一种被大家默认的看法:中国没有自己的特色科幻,中国科幻只是西方科幻的模仿。在目前,这种看法也不是全无道理,但从历史上看就不正确了:中国差一点就培育出自己的科幻,但我们对这段历史全然不知。这事发生在八十年代...[详细]

  • 浪漫的喜剧

    喜剧科幻电影《独行月球》正在火热上映,该片托起暑期档热度的同时,也将国产电影“科幻+喜剧”这一话题再度提起。在《独行月球》中,沈腾有一句台词贯穿了整部电影,“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这句台词对于...[详细]

  • 精品推荐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