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科幻评论

控制与选择:简评萧星寒的创作

发布时间:2022-01-11 来源于: 文艺报|韩松2021年12月29日09:02 作者: 点击数:

关键词:

  《骰子已掷出》 萧星寒

  萧星寒是从一名普通的科幻读者成长起来的作家,本职工作是老师,写作并非专职。因此,很难想象他如此惊人的文字产量,以及能写出诸如《骰子已掷出》《弓形虫》这样高水准的科幻作品。

  在萧星寒的近作中,我读到了当下现实的某些表征,但并不尽是,要比那宽泛得多。究其原因,是他在创作中更加深入人的心理。在传染病灾难与行为控制等科幻设定下,人的思想严重扭曲,来自外界的黑暗竟成为自身的一部分被坦然接受,甚至沾沾自喜,这是最可怕的。因此萧星寒的近作普遍具有极强的讽喻性。

  《弓形虫》是一部关于高危传染性疾病的中篇小说。弓形虫主要寄生在以猫为代表的猫科动物体内,一旦感染人体,会突破并侵犯免疫系统。而变异后的弓形虫将控制人的思维,使人丧失对常识的判断,做出违背本意的行为,造成的危害越大,患者越快乐。面对批评,他们会激烈地反击。病人有捍卫自己领地的强烈欲望,甚至会胁迫决策者做出有失偏颇的判断,终致社会秩序陷入慌乱……

  方方面面如临大敌,严加防控,所幸躲过了灾难。但是,无法确定这是弓形虫隐匿还是人类努力抗击的结果。作者暗示,看似已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可能只是暂时的。

  在《骰子已掷出》中,萧星寒引入时下应用广泛的大数据理论,将故事背景设定为人类受到虚拟系统的全面控制,看似选择众多,实则反倒失去了选择自由的无奈与彷徨。无论是否接受,事实已然如此——标题引用恺撒的经典名句,恰如其分地暗合了小说的深层思想,可谓点睛之笔。

  萧星寒的科幻创作经过了由“技术流”到“文学性”的历程。看不见人与机器的战争,却越发引人深思。他的文字传达出一种寓言似的真实感,代入感强,亦真亦幻,读罢令人不寒而栗。这也是文学创作的本意。萧星寒善于把大量笔墨倾注到小人物身上,写他们的生存与话语,使作品充满浓郁的生活气息。一群小人物在重大危机中,都做出了选择,却又没有选择——他们往往是善恶同体。

  在这个科幻般的现实中,未来越来越难以预料了,人类仿佛都被身外之物控制着。这时,我们该何去何从?小说也提示我们,科幻应该往哪里去。如今我们选择了更多的科学技术,赞赏“硬核”;我们也更倾力于写得更加惊奇,让人读得更爽。但社会、思想、情感、人物,与之并不矛盾,并且无疑需要得到更广泛的重视,才能助力中国科幻文学取得更大的突破。对此,作为小说创作者的萧星寒,是意识到并且正在践行的。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作品中的“她思潮”力量

    作为中国科幻30年大发展的见证者和亲历者,这33位女性科幻作家被科幻改变了人生轨迹,也推动和繁荣了科幻。作品集不仅仅展现了女作家们风格迥异的科幻作品,还介绍了作家们的生活和创作经历,展现出她们丰富的思想、独特的个性,以及对科幻深入的理解和认知。...[详细]

  • 我们是科幻迷

    我们是一群正在人群中出现的神秘异类,我们像跳蚤一样在未来和过去跳来跳去,像雾气飘行于星云间,可瞬间到达宇宙的边缘,我们进入夸克内部、在恒星的核心游泳……我们现在像荧火虫般弱小而不为人知,但正像春天的...[详细]

  • 读吴岩的《中国轨道号》 在全新轨道上疾驶

    吴岩的《中国轨道号》,我读过了两遍。年初,吴岩把他的这本新作寄给我。封面和书名乍眼看去,是地地道道的一本科幻小说。那时正忙乱一些事情,我抽时间草草的读了一遍,越读越觉得不能简单的归类科幻作品,感觉这本书写的确实有很另类,当时也没想到给他写评论或者说书评。但是,后来这本书在中国作家协会这一届的优秀儿童文学评奖中获奖了。我又翻了一遍我觉得要看看这本书为什么大家所青睐,看了一遍爱的感觉就是确实是名副其实的一个非常优秀的作品。...[详细]

  • 答复说书人——刘慈欣关于科幻创作的回答

    说书人你好!你是师博吗,我们去年见过面。关于《西洋》,反正也没人敢要,你发我没意见。但我劝老弟还是慎重一些,因为这篇东西政治上很敏感。去年文瑾让我给《异度空间》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名为《SF教》,上面没什么,杨社长都没让...[详细]

  • 董晶:元宇宙之我见——人类文明的希望之光还

    去年下半年开始,一个叫“元宇宙”的名词打蒙了全世界的人,更打蒙了我这个多年秘密研究策划大型虚拟现实游戏型社区项目的从业者。10多年前,因星云奖的创办,我一直有一个为科幻爱好者建设网上精神家园的想法。那...[详细]

  • 建构中国 文学的女性话语空间

    长期以来,人们谈起科幻文学,潜意识里都会将其视为男性作家的专属,这并非完全是刻板印象,也是存在于当下科幻文学发展中的客观事实。对科幻这个领域来说,女性文学的困境似乎暴露得尤为明显,不仅体现...[详细]

  • 贾立元:古怪的新世界

    “科学幻想小说……所描述的是幻想,而不是现实;这幻想是科学的,而不是胡思乱想”。这个论述揭示了“科学”与“幻想”在“小说”这一虚构性叙事艺术中相遇时的某种紧张关系——前者试图对人类生而有之的狂野的想象...[详细]

  • 控制与选择:简评萧星寒的创作

    萧星寒是从一名普通的科幻读者成长起来的作家,本职工作是老师,写作并非专职。因此,很难想象他如此惊人的文字产量,以及能写出诸如《骰子已掷出》《弓形虫》这样高水准的科幻作品。在萧星寒的近作中,我读到了当下...[详细]

  • 消失的溪流——八十年代的中国科幻

    科幻界有一种被大家默认的看法:中国没有自己的特色科幻,中国科幻只是西方科幻的模仿。在目前,这种看法也不是全无道理,但从历史上看就不正确了:中国差一点就培育出自己的科幻,但我们对这段历史全然不知。这事发生在八十年代...[详细]

  • 浪漫的喜剧

    喜剧科幻电影《独行月球》正在火热上映,该片托起暑期档热度的同时,也将国产电影“科幻+喜剧”这一话题再度提起。在《独行月球》中,沈腾有一句台词贯穿了整部电影,“我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这句台词对于...[详细]

  • 精品推荐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