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近现当代

《地火升腾》:寻找石油人的精神栖息地

发布时间:2022-01-22 来源于: 作者: 点击数:

  《地火升腾》 春风文艺出版社2021年10月出版

  读《地火升腾》,始终能感觉到何喜东内心汹涌着的地火在流动,似一股暖流时时荡涤心间。这本石油工业小说的独特魅力,即在于此。作者善于将宏大题材用细腻笔触表达出来,他紧挨生活去写作,其与生活的距离始终是自洽的。此种写作理念,投射到小说作品中,就使得他将石油人的无私奉献及悲欢离愁,用极尽生活化的方式展现出来,进而为石油人寻找到精神的栖息之地。

  何喜东的写作始终是有指向性的,他阅读过一系列石油文学佳作,写作笔触也一直指向石油生活及石油人的点滴。《地火升腾》中的九篇中短篇小说,即是围绕石油的“富矿”展开,是“采油树上开出的一枝花朵”。除在内容上对石油生活的书写之外,他在创作理念上,也以石油精神作为旗帜,在讲到石油和文学之间的关系时,他说:“石油和文学相融相通,石油是可以燃烧的,这就像一部好的作品,有着火的透明和灼热的温度。石油是可以喷涌的,就像文学创作需要激情一样。”他的写作即是这种“燃烧”性质的写作。他的血脉根植于油田之中,就满怀全心的爱去书写。他是石油人,自然也要书写关于石油的故事,这种对石油最纯粹的爱,对文学最真挚的坚守,成为其写作的地理坐标和精神信念所在。

  何喜东是直面生活的写作者,《地火升腾》中处处是关于石油生活的真切记录,在这本小说集中,他用一种感性敏锐的书写方式,将生活掰开了给读者看,他在叙述时,没有过分残忍,过分残忍会太过直白,太过让人难以接受;同时,也没有过分温情,过分温情会有美化之嫌疑,他的尺度拿捏得恰到好处。《黑金》写的是偷油护油之间的较量,虽有矛盾冲突,但油矿护油卫士的无私奉献,使其最后实现了小我与大我之间的和解,冲突也即巧妙地得到化解;《上一道道坡坡下一道梁》写到石油人的担当精神,作为驻村干部的贺衎,他不恓惶,而是爬着“陡坡”,冲锋在扶贫攻坚的第一线;《我们的爱情》在写石油人的爱恋故事,他们的爱虽以失败而终结,但温情依然贯穿始终;《地火升腾》叙述了石油开发的相关往事,石油人的生活点滴及奉献精神,而长庆人梦中的未来,也即是写作者心中之未来。喜东和现实生活紧挨着,他始终面向石油写作。我们知道,写作就是在表达我们所身处的外在世界,当然这个世界包含着客观世界和内心世界。那如何处理自己与世界之间的关系,是作者首先要考虑的问题。作者一直都在写生活,关注生活,他踏踏实实地写着生活。对他来说,甚少存在如何去“深入生活”的难题,他天然地就在生活里,在石油生活中。这种天然性和自然性,使得他的创作走向了如里尔克所言之“生命的发源处”,走到了自我的内心深处。

  在余力之外,他其实也一直在探讨其他问题,比如对于家庭关系的探讨,夫妻关系的隐痛,母子关系的隔膜等等,他总是能蜻蜓点水的一语道破,着墨处不多,但留下的思考很多。在《温凉时光刀》中,他用一种冷静而又深情的方式书写着乡村,他笔下的乡村有着不为人知的痛,亦在处处流露出的那“温暖的一抹光”,作为地理位置不断移动的石油漂泊者,到底应当如何定位与故乡之间的关系?此时,与乡村地理位置之间的联系虽已断开,但各种千丝万缕间的关联始终存在,与大地的重合即是与自我的重合。《白鸽飞跃骆驼山》与其说是在描写寂静的骆驼山,不如说是为其心灵寻找到了一个安静栖居地,是一种关于“心魂”的书写。“哪儿需要我们,就在哪儿住下。一个个帐篷,是我们流动的家。”家的指称不再是狭义的,而是内心安宁的指归。

  何喜东也常在不经意间写到爱情,他笔下的爱情荡涤掉残酷且激烈,留下的是温情且日常的部分。爱不再轰轰烈烈,肝肠寸断,而是无论分离还是相守,都化为了心灵中最柔软的温存。比如在《我们的爱情》中,冯薇薇和安小阳虽然因距离而狼狈分开,但他们仍然以自己的方式守护着这份逝去的爱。此时作者所思考的,已经不仅仅止于石油人爱恨悲欢的日常,更在尝试思考着爱情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这一终极问题。于此,这本《地火升腾》,既采撷到了“石油生活”的点滴,写尽了“石油人”生活及精神的矿藏,更以内心始终汹涌着的“地火”,指向了生活另一面的不确定性和模糊性。

  读罢《地火升腾》,越发发觉,其书和其人极为相称。徐可在序言中评价作者道,“话不多,但为人谦虚、朴实、诚恳、热情,有礼貌。这几个词都很普通,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些也适于他小说的评价,他的所有文字都散发着纯朴的气息,是从生活中自然而然生长出来的,不矫揉,更不造作,散发着最本真生活的原始质感。他是扎根于现实生活,但绝不会耽溺于残酷且生硬的现实,而是凭借着对石油和文学的爱,让这些冷冰冰的现实,拥有了一种难能可贵的浪漫和温情。这不由让我想起,在参加喜东的汉唐书城新书分享会时,他所谈及的对身边人及妻儿的诸多感谢,他的感谢语是如此寥寥且质朴,却不由让听者动容。我想,这便是属于他的特有的温度,这应当也是属于石油人的燃烧而不灼伤的温度吧。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采油树”上开出的花朵——序何喜东《地火升腾》

    关键词:何喜东 《地火升腾》 青年作家何喜东的短篇小说集《地火升腾》即将出版,我由衷地为他高兴。 喜东是鲁迅文学院第三十六届中青年作家高级...[详细]

  • 浅论师陀《果园城记》——三类人物群像与果

    《果园城记》是师陀历时八年所创作的短篇小说集,几乎是与抗日战争时间相重合。《果园城记》的最初版本共包括十八篇短篇小说。这些短篇小说虽独立成篇,但之间存在着内在的逻辑联系,都以“果园城”为表现对象加以展现。其中,作者塑造了许多人物形象,本文将其分为留守者、离去—归来者和跋涉者三类群像,试从不同人物类型入手,分析他们与果园城的关系。...[详细]

  • 黄土文学:当代陕西作家群

      在 中国 西北地区东部,黄河西岸,有一片雄浑神奇、 历史 文化积淀深厚的黄土地,这便是秦岭以北的关中平原和陕北高原。  20世纪中期以来,一批生于斯、长于斯的“土著”文人,宗教般虔诚地挖掘、体验、记录着...[详细]

  • 张天翼《速写三篇》

    《速写三篇》,成书于抗战时期,深刻揭露了国统区抗战的消极阴暗面,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详细]

  • 茅盾的短篇小说赏析

    短篇从《野蔷薇》集到《林家铺子》和《春蚕》的发展,充分说明了茅盾努力不断提高作品思想性的同时,在不断探求新的表现方法方面也付出了辛勤劳动并取得了显著成绩。...[详细]

  • 张天翼小说代表作品概述

    文笔洗练明快,泼刺新鲜,往往只用很少笔墨,就能勾勒出一个人物的性格面貌;冗长的叙述描写和浮泛的抒情议论,在他作品中是很少见的。他是一个具有独特的艺术风格的作家。...[详细]

  • 工业题材小说《原动力》探析

    《原动力》作为草明第一部引起广泛关注的以工业为题材的中篇小说,具有独特的研究价值。本文将总结这部作品的特殊性和明显的政治宣传性,还将结合文本分析其语言特色和人物特色,并总结它的开拓性与局限性。...[详细]

  • 史铁生的小说创作-怀念先生

    史铁生是当代中国最令人敬佩的作家之一。他的写作与他的生命完全同构在了一起,在自己的“写作之夜”,史铁生用残缺的身体,说出了最为健全而丰满的思想。他体验到的是生命的苦难,表达出的却是存在的明朗和欢乐,他睿智的言辞,照亮的反而是我们日益幽暗的内心。...[详细]

  • 四大名捕时代的武力基本排名(修改版)

    在大概一年以前,我发了个帖子"四大名捕时代的武力基本排名",有不少朋友拍砖,提出了一些很好的意见,先谢过:)重新读了老温的著作,对自己原先的一些观点进行了修正,但是贴吧不能编辑帖子,只好重新贴出一个排行榜,希望大家继续支...[详细]

  • 《七剑下天山》读后感

    《七剑下天山》一书,自 1956 年 2 月 15 日起连载于香港《大公报》 “小说林”专栏,至 1957 年 3 月 31 日止刊完,历时一年零一个半月,全 书约四十六万言。这部小说是继《龙虎斗京华》 《草莽龙蛇传》之后,作 者创作的第三部武侠小说,也是标志著作者艺术上走向...[详细]

  • 新写实小说与新历史小说

    新写实小说之“新”,在于更新了传统的“写实”观念,即改变了小说创作中对于“现实”的认识及反映方式。“新历史小说”与新写实小说是同根异枝而生,只是把所描写的时空领域推移到历史之中。就具体的创作情况来看,新历史小说所选取的题材范围大致限制在民国时期,并且避免了在此期间的重大革命事件,所以,界定新历史小说的概念,主要是指其包括了民国时期的非党史题材.其创作方法与新写实小说基本倾向是相一致的。新历史小说在处理历史题材时,有意识地拒绝政治权力观念对历史的图解,尽可能地突现出民间历史的本来面目。...[详细]

  • 精品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