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评论 > 古代小说

清代白话长篇才子佳人小说《醒名花》

发布时间:2023-09-17 来源于: 作者: 点击数:

  清代白话长篇才子佳人小说。十六回。题“墨憨斋主人新编”、“墨憨斋新编”,显系假托。成书于清顺治年间。

  现存主要版本有清顺治写刻本,藏美国哈佛大学燕京图书馆;清写刻本,藏大连图书馆。中华书局“古本小说丛刊”影印清顺治写刻本,上海古籍出版社“古本小说集成”影印清写刻本,1993年华夏出版社《明清言情小说大观》、1994年春风文艺出版社“中国古代珍稀本小说”、1996年齐鲁书社《明清稀见小说丛刊》排印清写刻本。

  明末成都府双流县湛国瑛,时逢清明,偕友野外席地畅饮,忽见紫燕一双翔舞而来,即以此题吟成《紫燕》诗一绝。归途中遇一庄院,门前桃柳婆娑,一带粉墙环着绿水,探知乃已故都御史梅公之女梅杏芳(别号醒名花)独居在此。杏芳颇有诗才,他便设法托女童佛奴将《紫燕》诗转交小姐。之后湛生在酒店遇道人范本瑞,范预言湛生姻缘多磨折,目下更有一番虚惊,十五个月后方保无事,并授其三个皂囊临机而用。湛生从酒店出来,在梅家花园门外徘徊良久,佛奴告知小姐见诗发怒,令还诗笺。谁知她误将梅小姐题在鸳鸯锦笺上的《落花》诗还与湛生。湛生疑是梅小姐有心换他的诗,如获至宝,看了又看。正欲离去之时,他被人逮住,转至城里梅小姐兄梅富春手里。梅富春正欲图谋梅小姐花园,借机诬陷湛生与妹妹有奸情,将他打得七死八活,又被提至县中。知县高捷重诗怜才,又有梅小姐姑夫陶公从中说情,遂将湛生暗放。湛生想起范道人叮嘱,展视第一个皂囊,上写“玉人勿虑,急向东北而走”,忙寻路出城,一径往东北走。他夜住晓行,一连走了四日,至万安屯攒戟岭,遂滞留绿林中。

  陶公被朝廷再度起用,召子宗潜进京入学。宗潜乃湛生妹夫,进京途中被豪侠贾龙手下拿住,得以与湛生相会。湛生问及家事,才知梅小姐即宗潜表妹。时榴花盛开,触着花字,湛生遂吟诗一首,后与宗潜赴京。二人乘船从长江顺流而下,至芜湖,游玩中失散。湛生走入不染庵,了空等五尼撒娇撒痴,殷勤挽留。因第二个皂囊言“此地姻缘,一岁周时可脱”,湛生暂留庵中。

  梅富春得知梅小姐避于陶公家,便图谋去抢梅小姐财物。不料走漏风声,梅小姐、佛奴避至上湾村一尼庵中,适遇贾龙。贾龙得知梅小姐即湛生所爱,令其暂住庵中,吩咐庵尼好生看待,以期与湛生相会。

  宗潜至京,陶公才知湛生走失,遂托新任芜湖全主事寻找。时陶公被任为湖口参将,前往江西剿寇。他从小说《玉楼春》中,猜知湛生亦陷尼庵,乃命家人到各处尼庵中探取湛生消息。他们来到不染庵,发现了湛生,将其救出。

  陶公剿寇正乏人商量军情,便挽留湛生随军共往。湛生又荐贾龙归顺。初战大败湖寇,天使张明经奉旨授陶公为左都督平湖将军职,各有功人员俱加一级,应了范道人“逢经惊喜”的偈言。陶公再战告捷,获被寇所劫之梅富春。梅满面羞愧,允妹醒名花与湛生联姻。

  范道人至军中,与湛生抵足而谈,预言大难已过,好事将近。他以义招来贾龙,授计梅富春到营中哄动众降兵,使其逃回寇营,里应外合,策动杨武贵归降。再战时,湛生马失前蹄,被贼缚去。忽遇大火,他拆看第三个皂囊,上写“火来怪至,贫道谨谨护持”几字。范道人使计救出湛生。陶公全胜,申奏朝廷,麾下俱按功论赏。

  陶、湛二家至亲相会,陶公夫妇向梅小姐提及与湛生亲事。新婚之夜,湛生提及所赠《落花》诗,始知当年佛奴错传之事。湛生曾与不染庵中五尼有染,许过终身之约。他为官后不食言,迎来共侍箕帚,又念佛奴传诗之功,纳为小星。时邸报传来,荐湛生等晋升高官,举家庆贺,独梅妻劝夫急流勇退,免受兔死狗烹之厄。湛生被妻一言唤醒,收拾梅家花园,遍种老梅、丹桂、榆柳、芙蓉,四时花卉不绝。自此,他与妻妾歌咏畅饮,游玩其中,不受利禄所羁,不被官位所惑,无拘无束,快活逍遥,寿至八十六岁,子孙科第不绝。

(编辑:moyuzhai)
推荐资讯
  • 范稳长篇小说结构艺术的流变

    摘要:从《水乳大地》算起,范稳迄今共发表了7部长篇小说,其结构形式丰富多样,为中国当代长篇小说增添了浓重的一笔。《水乳大地》是“合拢式”的结...[详细]

  • 田耳长篇小说《秘要》:虚构的自证

    寻找黑书(是指盗版、私印、换皮、更名的非法印刷图书)界第一缺本《天蚕秘要》,和挖掘作者高沧(黎本忠)背后的层层谜团,构成了《秘要》的两大线索。...[详细]

  • 战争意味着什么——读葛水平长篇小说《和平》

    这是一个追求轻盈的文学时代,戏谑、调侃、虚无、游戏、哗众取宠,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真正有沉重感的作品变得越来越稀少。可是,如果连文学也加...[详细]

  • 高铭分享长篇小说《城外人家》


    《城外人家》高铭 著 9月6日下午,重庆作协全委会委员、长篇小说《城外人家》作者高铭应邀到重庆音乐广播《姐姐的音乐书吧》,就该栏目推出的主题:巴渝文学寻...[详细]

  • 杨光路:读长篇小说《红房子》|像灯塔一样光芒四射

      借五一长假闲暇,在家研读了作家吴晨阳老师的长篇小说新作《红房子》。这是一部精彩的长篇小说,作品以恢弘的气势讲述了济南铁路大厂的工友们,在革命先驱王尽美和...[详细]

  • 历史与肉身的十字路口——《不老》论

    孔燕妮作为《不老》的中心主人公,在小说中是耀眼夺目的,她就像伍尔夫笔下的奥兰多那样不可规范。奥兰多一层层退掉性别的负累,轻盈地穿梭在人类历史的滔滔可能性中,孔...[详细]

  • 风流未减,爱欲轮回——叶弥《不老》

    1997年,叶弥凭中篇小说《成长如蜕》在文坛一炮打响。出道至今,她的中短篇小说硕果累累,长篇小说却只有《美哉少年》《风流图卷》《不老》三部。《不老》是“风流系列...[详细]

  • 作为“心灵世界”的《五湖四海》

    2022年,王安忆推出长篇新作《五湖四海》,小说以198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的中国为背景,讲述了一代水上移民张建设和修国妹的创业历程,这是一个底层草根的奋斗史和发家史,也...[详细]

  • 论刘岸长篇小说《子归城》的荒诞风格

    一、引言:突破边界的写作与追问“荒诞的真实”长篇小说《子归城》是中国著名作家刘岸历时十三年完成的一百三十多万字的巨著。整部作品分为《子...[详细]

  • 我看到一块美玉——读长篇小说《凡尘磨镜录》

    一气读来,不待掩卷,心中已浮起两个词汇:厚积薄发,玉汝于成。 这既是对本书主人翁家骝的观感,也是对作者苏迅的印象。 我和苏迅相识已逾20载,最初...[详细]

  • 明清禁忌小说阅读笔记

    (1) 异样的风流  自古至今,读书都是一件极风雅的事情,可是,书的类型不同,阅读时的体验也各不相同。  读小女人散文,仿佛交了一个特纤细、特敏感的情人,满腔都是忧郁的柔情、哀怨的奉献、伤感的甜蜜,可你偏偏找不到半分...[详细]

  • 魏晋南北朝志怪小说

    魏晋南北朝的志怪小说,数量很多。现在保存下来的完整与不完整的尚有三十馀种。其中比较重要的有托名汉东方朔的《神异经》、《十洲记》,托名郭宪的《汉武洞冥记》,托名班固的《汉武帝 故事》、《汉武帝内传》,托名魏曹丕(一作张华)的《列异传》,晋张华的《博物志》,王嘉的《拾遗记》,荀氏的《灵鬼志》,干宝的《搜神记》,托名陶潜的《搜神后记》,宋王琰的《冥祥记》, 刘义庆的《幽明录》,梁吴均的《续齐谐记》,北齐颜之推的《冤魂志》等。干宝《搜神记》成就最高,是这类小说的代表。...[详细]

  • 反思中国古典小说里的江湖世界

    由于江湖可以泛指天南地北五湖四海,它又可以引申出与朝廷和正统相区别的含义,宋元以后,游离于正统社会、往来奔走于江河湖海间的各色人等开始摹仿士人们的自诩,逐渐借用了江湖一词。由于这些游走于四方的人士大多具有强烈的叛逆意识和非正统色彩,这样一来,用江湖形容的人群和时尚就烙上了比较多的“离经叛道”的印记,或者说,一切有别于当时封建官方的、正统的、主流的和常规的群体或习俗都可以冠之以江湖。 ...[详细]

  • 中国古代“小说”概念的演变

    中国传统观念中的小说,是指“记录见闻,搜集逸异,尚奇重譬,长短随宜的笔记体作品”。其主要形式,一是文言,二是短篇。但当然,以上所引多为史家之见,而且历史家们又多是从目录学分类的角度来界定小说的,但是,无可否认,这毕竟是传统的文学观念的反应;在庞大而辉煌的诗词文赋面前,小说是不属于文学的。...[详细]

  • 水浒传108好汉的简介以及外号的由来

    水泊梁山108个英雄好汉,其中天罡星36人,地煞星72人。...[详细]

  • 儒释道宗教思想在《红楼梦》中的体现

    《红楼梦》是一个体大思精的体系,在其中儒、道、释等多家思想既异彩纷呈,又揉合交叉,这在《红楼梦》各色人等的言行及活动环境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详细]

  • 王国维小说理论述评

    王国维的文学批评取外来之观念,与固有之材料,相互参证, 1 突破了传统的研究方法,对此后的文学研究有着重要而又深远的启蒙作用。其小说研究,如《红楼梦评论》,更是开创了中国文学比较研究的先河。然而,一直以来,对王国维的小说研究进行整体、全面考察...[详细]

  • 《西游记》的成书过程

    西游记》所写的唐僧取经故事,源于唐代僧人玄奘只身赴天竺国(今印度)取经的史实。由于玄奘富有传奇色彩的经历,取经故事便在社会上广泛流传,并带上了神奇色彩,有此产生了第一部讲说取经故事的话本——《大唐三藏取经诗话》。王国维根据此书卷末“中瓦子张家印”的题款,认定此书成与南宋。...[详细]

  • 儒林外史中的吃

     “从前相府老太太看《儒林外史》,就看个吃。”张爱玲在其谈“吃”的文章中写到。“相府老太太”乃李鸿章长子李经芳嫡妻,四川总督刘秉璋之女。刘家世居安徽肥西三河,发迹之前,过的也是平常人家日子。写《儒林外史》的吴敬梓却是安徽全椒县人,后移居江苏南京,书中饮食,确实如张爱玲所说,“近代江南华中最常见的菜”,对得上老太太的口味。...[详细]

  • 红楼梦的叙述艺术

    在《红楼梦》中,我们可以看到叙述人和叙述视角的灵活的转换和移动,这种以全知视角为主,巧妙地溶入参与叙述人的限知视角的叙述方法,有效地发挥了这两种视角艺术上的长处,它们各自的不足之处也由于这两种视角的巧妙的运用,得到了弥补,使作品更具丰富的审美色调,共同完成了对对象的叙述。这是曹雪芹在小说叙事艺术的一个重大的创造和贡献。...[详细]

  • 精品推荐